“沉睡”的农房正被唤醒 – 重庆农业农村信息网

“沉睡”的农房正被唤醒 – 重庆农业农村信息网

“我们除了自家在村里造的房子没有其他抵押的东西,之前找了很多银行,因为这个就是没法贷到款。”庞国成的一席话道出了目前生产经营户融资的困境。

前阵子,建德市寿昌镇西门村的老汪一直为了30万元资金犯愁。跑了多家银行申请贷款,都要有足值的房产抵押才行。老汪有自家建造的一栋三层小楼,可人家一听是,都一个劲地摇头:“手续办不了,不行!”

在农村地区,一些产业由于缺少资金发展受阻,不少农民面临融资难题。

58岁的老庞是桐庐县横村镇板头村的,2003年起和妻子两人在村里办起了蛋场。经过夫妻俩十余年的努力,老庞在2014年成立了家庭农场,经营范围扩大到了果树、苗木种植,蛋、淡水鱼,蛋深加工等业务。

老汪想起了最近农行正在本村搞的金融自冶村建设以及“驻行进村”活动,听说农行还为当地一个专业户办理过大棚抵押贷款。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他找到了农行建德市寿昌支行。没想到,该行立即受理了这笔贷款。

为了破解农村金融供需的矛盾,中国农业银行重庆分行依据相关政策进行金融创新,探索农房财产权抵押贷款,唤醒沉睡的农村资源,为“三农”发展提供金融支持。截至今年3月末,该行已累计发放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2.8亿元左右,余额达6805万元。

眼见着事业一步步做大,老庞对资金的需求也是越来越迫切。“前两年家里刚造了三层小楼,四百多个平方呢,今年场的子数量又有增加,要没有农行支持,钱就不够用了。”老庞的需求很明确,想用自家农房抵押贷款40万元用于蛋经营,之前也正是融资问题难住了老庞。

近年来,农行建德市支行全力推进“三农”服务,先后推出了农户小额贷款、经营户大棚抵押贷款、经济合作社+农户贷款、公司+农户贷款等一系列服务“三农”的举措。特别是全力推进以“客户自荐、担保自组、借款自主、用款自律、服务自助、守信自励”的金融自冶村建设为载体的服务“三农”新模式,并在建德市寿昌镇城中村、西门村推进金融自治村建设试点。早在受理老汪这笔贷款前,该行就已了解到在生产经营、个人大宗消费中资金有缺口,对融资有较大的需求,但是又面临着银行方要求的担保、抵押条件难以达到,特别是抵押更是“难上加难”,使的“产”变不成“资”。

有效抵押如何实现?

农行桐庐县支行营业中心的工作人员在走村入户了解金融需求时知道了庞国成的情况,老庞所在村是农行合作的金融自治村,老庞的农场又经营良好。该行针对老庞的情况,上下沟通,积极报批,成功发放了该行首笔农房抵押形式的家庭农场贷款40万元,解决了一直困扰农户的融资难题,老庞一直愁着的脸也终于笑开了。

该行通过对金融自治试点村的调查,发现部分有产权清晰的农居房,建德市人民政府也在推进农居房等产权证的清理发证工作。该行认为,如能顺利开展农居房抵押贷款,就能比较有效地解决担保难、贷款难的问题。于是在上年底就着力开展农居房抵押贷款试点工作。

相关配套政策出台,推进确权颁证,为推行农房抵押贷款奠定基础

据悉,农行桐庐县支行近期将结合送电影下乡活动,进一步加大“三农”业务宣传力度,将农房抵押贷款业务带进区域内各个行政村落,将这场金融“及时雨”送到更多有需求的农户家里。

在农居房抵押贷款试点中,该行首先对村“两委”班子和代表进行了详细的贷款业务解释,并在两个试点村的代表大会上进行宣传。由于宣传到位,两个村的代表在表决农居房抵押贷款相关事谊时,均全票同意通过。

走在重庆市巫溪县的乡村小路上,一栋栋崭新的小楼依山而建,放眼望去,这些农房大多都是三四层。“农民外出打工多年,攒够了钱,第一件事就是回家盖新房。”巫溪县花台乡党委书记汤尧说。

农房抵押贷款业务作为农行对地区实施普惠金融的一项创新举措,当地人行给予了业务上的指导和帮助,当地行政审批中心也给予了大力协助。7月21日,老汪的30万元贷款下来了,老汪一直愁着的脸也终于笑开了。

前两年,花台乡八龙村村民胡传华和妻子在兰州砖厂打工,两口子每个月收入能到一万元。攒够了钱,胡传华花了16万多,起了新房。“盖了新房,舍不得空在那,而且上有老,下有小,都需要照顾,我们不准备到外面打工了。”夫妻俩决定返乡创业。

永利国际,目前,农行建德市支行正在全行开展“驻行进村”活动,对每个农户家庭进行走访,在走访中对农户的资金需求进行调查,建立档案,对农居房抵押贷款进行重点宣传。同时,该行将在实际办理中进一步简化手续,强化服务,有效解决担保难、贷款难的问题。

可钱都盖了房,拿什么创业?农房财产权抵押贷款帮胡传华解了难。今年初用新盖的农房作抵押,他在农行贷了5万元,一年利息2000元左右。“大部分贷款手续都是在家门口解决的,只有在放款时,才到银行面签,省了不少麻烦。”胡传华利用贷款养了近1000只鸡。“七八月份,小鸡就能出笼了,散养的‘五谷鸡’营养价值高,市场前景不错。”

农行重庆巫溪支行行长邓华介绍,以农村居民房屋财产权为抵押,可以申请农户小额贷款或农村个人生产经营贷款。有融资需求的农户提出申请,银行经过评估、审核等程序,符合条件的,最快在一个星期内即可放贷。利率方面,执行基准利率或小幅上浮,以减轻农民融资负担。

长期以来,农房确权颁证尚未全覆盖、评估价值标准不统一等因素,阻碍农房成为有效抵押物。这些难题如何破解?

“相关配套政策的出台,确权颁证工作的推进,为推行农房抵押贷款奠定了基础。”农行重庆分行农户金融部总经理吴克岊说,2015年国务院出台指导意见,要求依法稳妥规范推进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和农民住房财产权“两权”抵押贷款试点,随后人民银行会同相关部门从贷款对象、贷款管理、风险补偿、配套支持措施等方面明确了政策要求。

事实上,重庆市于2012年基本上完成了农村土地房屋登记发证工作,明确了农房的权益所属,近几年政府还配套了抵押登记部门,逐步完善农房交易市场,这也为农房成为抵押物提供了可能。

针对农房评估的问题,邓华介绍,农房财产权抵押申请的小额农户贷款或农村个人生产经营贷款,采取银行内部评估方式,由信贷客户经理实地考察,根据农房面积、区位、建筑材料等确定价值,经过审核后发放相应额度的贷款。这种评估方式提高了贷款办理效率,减少了评估环节的费用。

信贷资金如何注入?

按行业细分,建立专业大户名单库,大力支持新型经营主体

傅小康是农行重庆武隆支行的客户经理,重点办理农户小额贷款业务。从2010年开始,他累计发放农户贷款1278笔,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生一笔不良贷款。

农家乐的女老板田树梅是傅小康的客户之一。几年前,通过傅小康,田树梅在农行贷款5万元。如今,她的农家乐每年盈利达几十万元,她打算再贷九十多万元,继续扩大规模。

“重庆的夏天像蒸笼,温度经常飙升到40摄氏度。而武隆山区气候凉爽,是市民避暑的好去处。”农行重庆武隆支行行长王小晶说,武隆旅游资源十分丰富,拥有“国家5A级旅游景区”“世界自然遗产”。依托于此,武隆大力发展乡村旅游,目前在当地农家乐协会注册的会员已超过了500家。

“在武隆,很多有志于发展农家乐的农户,通过农房抵押贷款获得了创业资金。村里形成了‘放贷员+村支书’的信用评级体系,帮助银行了解客户信息。银行定期到农家乐调研座谈,帮助农户答疑解惑。现在不少农家乐的规模不断壮大,和农行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王小晶说,为支持当地旅游业发展,武隆支行批量支持旅游沿线农家乐,对采用农房财产权抵押贷款的,给予一定的利率优惠。目前,该行已支持特色农家乐99户,发放贷款197笔,累计发放4758万元。

“农房财产权抵押贷款要围绕产业发展,确保贷款用在愿意发展产业的农户身上,这样既能最大程度降低信贷风险,也能促进地方产业发展。”吴克岊介绍,农行将风险把控和地方产业发展结合起来,做到“三实”:

农户要实,明确“谁来还钱”。全面收集客户资料,特别审核土地、林权、房产等证明农户家庭资产的资料。

项目要实,明确“用钱干什么”。吴克岊说,农行按种植、养殖、加工等行业细分,建立大户名单库,大力支持专业大户、家庭农场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各支行根据地方特色,支持特色产业发展。比如巫溪支行重点支持太白贝母、大宁党参等药材以及烟叶、松子等特色经济作物为主的种养业,武隆支行重点支持乡村旅游,做到一行一品。

用途要实,明确“怎么还钱”。吴克岊说,银行加强贷后管理,与客户建立紧密的沟通协商机制,及时了解农户在发展产业上遇到的问题,利用自身优势,为农民多想法子。

风险共担机制如何建立?

银行和农户变传统放还款模式为互动协作模式,实现多方共赢

目前,农房交易一般在村级集体组织内部进行,市场范围较窄;而且农村是人情社会,村民不好意思“趁火打劫”,因此一旦信贷资金出现还贷问题,作为抵押物的农房难以处置变现,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银行的积极性。

“我们应该换一种思路看待这个问题,用农房做抵押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变现,而是通过金融支农,帮助农民寻找致富之路。”邓华说,银行和农户要变传统的放还款模式,为定期互动的协作模式。银行可以利用资金和市场信息上的优势,为农户发展产业提供指导。花台乡的一些农户申请贷款发展李子,但考虑到差异化竞争,支行建议发展桃子、枇杷和晚熟水蜜桃等。农行还引导龙头企业与农户发展多种形式的合作,农民有了稳定的收入来源,按时还款不成问题。

如果出现不良贷款,政府可发挥一定的托底作用。巫溪县县委常委李学义说,降低农业生产风险,有三种途径:鼓励农民购买农业保险,通过保险公司索赔降低损失;政府的救济救灾资金、地质灾害补偿等可以适当弥补;加强与扶贫办合作,提供一定的扶贫保障资金,帮助贫困户渡过难关。

针对农房价值低的农户,当地还探索风险补偿金制度。邓华介绍,政府划拨一定的资金作为风险补偿金,以此为担保,银行提供小额贷款,一旦形成不良贷款,农行承担30%的损失,剩下70%的损失由风险补偿金承担。

“发展农房抵押贷款,应该形成政府、银行和农户的利益闭合链条。”李学义说,理想模式是农民融资难题得到解决,农村有了富民产业,农行实现了社会价值,三者共赢。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