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画”为媒,助力乡村振兴

图片 2

以“画”为媒,助力乡村振兴

天高云淡,秋光明媚。我来到中原大地,看河南的新农村建设。刚从法兰克福回来,脑里还印着德国乡村的田园景象,两下对比着看,感觉肯定不一般。
车子来到一个叫平乐的“牡丹村”。先暗自问这时节还开牡丹?进了村委会的一座宽大的“厂房”,我惊呆了,低头抬头东西南北,竟然满目尽是牡丹花:红如火,黄如金,蓝如钻,一朵朵一簇簇,在繁茂的枝叶间盛开着,在雪白的宣纸上展现着,在几十米长的画案两旁数百村民的笑脸前骄傲地怒放着……
真是好生了得!原来,这是一个画牡丹而成产业的村庄。可别小瞧了这村,她是方今洛阳牡丹节活动的主角之一,还是当今国内外牡丹画市场的重要出产地。此时,城里来的画家正在教村民如何提高画技。满屋的学员,多是妇女,年纪在四五十岁以上的又占多数。很难想象,昔日里做饭喂猪下田干活,累得手指都伸不直的农家女人,如今竟有如比雅兴和能力,挥毫涂色装点江山。毫无夸张,她们的作品,如今已走出平乐走到洛阳走遍全国走向世界。一座占地面积2.8万平方米的“平乐农民牡丹画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即将矗立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该村的农民画家将由现在的400人发展到上千人,全村人均年收入增加5000元。我想,在当下新农村建设中,这个新奇的小村必将引起世人的极大关注与喜爱。在德国乡村人们会聚到一起喝啤酒,但让某个小镇共同研究实践油画,并开辟市场,不大容易。望莽莽原野,中原大地的秋色与德国乡村的景致颇相似,但不同的国情,注定了各自必有不同的生活内容。如把牡丹村讲给他们,他们也一定很感兴趣。
如果说“牡丹”新村是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更多的是给人以创新启迪与艺术欣赏。那么,新乡七里营刘庄村的村民生活,则让我们看到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真实画卷。在一大片幽静的别墅区里,每幢三层小楼住着一户人家,屋内电器设备一应俱全,许多人家的书房,都令我们前去的作家羡慕不已。在小区里行走,感觉比城市高级住宅区还惬意,只是看了各家小院里的小树绿草之畔,还有几垅菜花,才想起这是一个“村庄”。往事难忘,这个“村庄”老一辈的开路人是大名鼎鼎的史来贺,他带着全村人从贫穷走向富裕,奋斗了几十年。村民现住的别墅区,已是村里统一建的第三代住房。我走进一户村民家,主人年近七旬,告诉我这房和房里的家具电器都是村里给的,个人不花一分钱。他老了,每月村里给500元,子女都在村里的企业工作。村里无偿供应村民米面油肉,不用花钱买。在这里生活,无忧无虑,宛若人在仙境。
“仙境”甚美,只是让人仰视得有些高不可攀。写了三十余载农村题材小说的我,此刻更希望看到一些新崛起的乡村,看那里的新农村“新”在哪里,“妙”在何方?看来主人深知作家们的心思,往下几天走下去,再看到的就是清一色的“新社区”:即全县统一规划,乡镇具体实施,结合产业发展,因地制宜,政策优厚,打破原村、组建制,建设新型社区,城乡一体化。农民搬进来,进来有事可做有钱可挣,教育医疗卫生条件全面改善,农民由此彻底改变先前的生活方式。
在新乡古固寨,在已完工的新区花坛旁,指着上百座漂亮的新房,镇里的干部滔滔不绝地讲着新农村建设给这里带来的变化:全镇6个新区的建设,改变了投资环境,引来了很多新项目。农民搬进新区,可就近打工增加收入。原有土地流转给种田大户,得到的补偿远高于自己耕钟,同时又有利于农业机械化和科技投入。老房舍的拆除,又增加了大片的耕地。现在,农民们搬入新区的积极性越来越高。是的,随处可见,已搬进新区的年轻人忙着做工,学校书声琅琅,老人在花园里散步,孩子们在广场的健身器械上玩耍……
我一时有些困惑,这还是昔日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脚泥的乡村吗?这还是院里堆着柴草圈里喂着猪的农家吗?在岳飞的家乡汤阴县曹庄村,见新楼群间的空地上搭着大棚,棚外支起数口大灶,炉火正红。大塑料盆里,或是满满的白条鸡,或是肥大的猪肘,还有黑灿灿的海参和粉红的鱿鱼。男男女女有说有笑地正在准备一场乡村婚宴。我一下子明白了,先前农家养一窝鸡,杀了又能做几桌菜?养两口猪,宰了也不过出8个肘子,至于海参鱿鱼,则不敢想。而如今新农村建设让农民生活如城里人一样,这些难题就迎刃而解了。这也正是其“新”、“妙”之处。在德国我只是看到乡村的外貌,在这里,在看到新农村美丽容颜的同时,我还看到一个个金光灿烂的硕果。而且,这硕果还在增加扩大,必将惠及更多古老的乡村和他们的主人。

2007年至2008年上半年,汉园书画院组织数期培训,授课教师全部由村里的画师担任。到年底,村里牡丹书画爱好者达1000多名,专业画师100多人。2007年,河南省委、洛阳市委牵头组织专家画家到平乐村进行一对一辅导,培训了110多人。2011年中国平乐牡丹画创意园区建成并投入运营,同时注册了“中国牡丹画第一村”商标。2016年,中国平乐牡丹画创意园区将平乐带动打造成为“洛阳淘宝第一村”。农民牡丹画网店活跃店铺达140多家,综合收入超过1亿元。平乐社区现有人口7500多人,其中画师800多人。

乡村振兴战略是习近平同志2017年10月18日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战略。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现在的平乐社区党总支书记郭留建说,大家画画以后,不仅收入提高了,而且“气质都跟别的村不一样了”。

“中国牡丹画第一村”位于河南省洛阳市孟津县平乐镇平乐村,地处汉魏故城遗址保护区,是举世闻名的古丝绸之路起点,南邻释源祖庭白马寺,北望帝王将相古墓群。公元62年因东汉明帝为迎接西域入贡飞镰铜马筑“平乐观”而得名,是农业部发布的中国“美丽乡村”十大创建模式之文化传承型模式的典型。

在为眼前农民创造的文化成就欣喜的时候,我们也应该清醒地看到:文化产业是很特殊的产业,即文化内在的力量是其最重要的支撑;这里农民画的不是一般定义的“农民画”,而是有“文人画”标签的国画,某种意义上“学养重于技法”,因此作为农民画者更需提升文化学养。牡丹之所以被誉为国色天香,是她浑身透出的雍容典雅让人陶醉;国人视其为国花,就是从她身上寄托着对家庭、对祖国美好前程的愿景。可见画好牡丹、能承载这般美好愿景的效果,不是件易事。每位为人提供这类精神产品的画者,首先要提升自身的修养品格,纯洁自己的心灵,难以想象卑劣或粗俗之人能够画好一幅牡丹。此外,还要防止一味向钱看,为了数量而忽略质量,成为商品味浓重的“行画”。这也是平乐村的农民画师们和各级政府管理部门要格外把握好的。

随着村里走出农田、走进画室的村民越来越多,不少外出务工的农民工也返乡,学习握笔、下笔,在画师的指导下画出自己的第一朵牡丹。现如今的平乐镇已成为中国牡丹画第一村。

辛慧霞从零开始,画了四五年牡丹,她觉得画画“提升了自己”。

图片 1

辛慧霞:我自己画的画,我觉得都是开得很灿烂那种,也是根据我这个年龄吧,属于中年,花都已经开开了那种感觉。

产业园区还借助“互联网+”,在园区设电商孵化基地,对画师进行电子商务培训,发展网店140多家,累计线上交易额接近3000万元,成功打造洛阳市第一家淘宝村。

郭书记的爱人也加入了画画大军,据说作品销路也不错。

图片 2

1983年,首届洛阳牡丹花会上,平乐村乡村教师郭泰安现场做画获得好评,启发他回村带动大家画牡丹,改善经济条件。之后不久,郭泰安联合村里十余人创办汉园书画院,专攻牡丹画。

这里的村民在农闲时大都热衷于画牡丹,在省、市、县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平乐镇结合深厚的牡丹文化底蕴,2011年建成中国牡丹画创意产业园区。该园区占地90亩,建筑面积2.9万平方米,不仅建有主题美术馆、洛阳平乐牡丹画职业技术培训学校,还为画家们建设了创作室158套,写生基地25亩,形成了以牡丹画创作、学习交流为目的,集旅游观光、休闲娱乐、教育培训、产品交易为一体的农民牡丹画产业基地,形成辐射全国的牡丹画产业销售网络,叫响了“平乐农民牡丹画”品牌。2019年园区提升改造将原本的混凝土的建筑改造为汉文化风格。

辛慧霞:劳动妇女算是剩余劳动力,在家也没什么事,出去上班的话,也没有合适的岗位。还有就是说,画画比较高雅。

平乐村是目前全国唯一的牡丹画生产基地,被誉为“农民牡丹画创作第一村”。孟津县充分利用洛阳牡丹的社会影响力,张扬自身优势,明确发展目标,采取多种措施,拓展销售渠道,把平乐村打造成中国牡丹画产业发展中心,建成全国最大的生产销售牡丹画基地,实现平乐牡丹画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双丰收。

洛阳牡丹天下闻名,当地农民“借名”致富,从种花赏花到画花,从务农到转型学画卖画,一个村,画师成百、画者上千、年收入过亿,真是了不起的跨越!牡丹题材的花鸟画因寓意富贵市场需求较大,“牡丹之都”画牡丹又区域优势明显,加上从业者多、附加值高,形成“一村一品”的文化产业,可谓“顺风顺水”;然而要保持其健康发展,仍要在增强创作者的文化底蕴上多下功夫,不可因某方面追求偏颇而迷失,这对于出自乡村的文化产业尤为重要。

郭泰森,是已经故去的平乐农民牡丹画创始人郭泰安的弟弟,河南洛阳孟津县平乐镇平乐村人。1983年,洛阳第一次办牡丹节的时候,美术科班出身的哥哥郭泰安去现场画画,结果发现,在牡丹节上画牡丹,特别好卖。回来以后,哥哥激动地督促他学画,因为画画可以赚钱。于是,郭泰森就成了平乐村第一批学画牡丹的农民。

郭留建:我们这个村群众文化底蕴比较沉,画牡丹画的多,出去办事说话都讲理,农民气质都不一样。以前都是光谈种地的事,现在他们都谈艺术,也不说打个麻将牌啥的。

短评:愿“一村一品”的文化产业健康发展

郭泰森:咱现在这个画属于一种商品画,基本上用色鲜艳,画的比较丰满,卖相好,买家喜欢。但以后咱追求的是,边画这个边追求艺术。

对画牡丹,她也有了新的感悟。

辛慧霞提到的王绣是国家一级美术师,新牡丹画派创始人,洛阳市政府为了提高平乐农民画师的创作能力,联系了王绣、文柳川等10余名洛阳知名画家对村民们进行牡丹画授课、辅导、讲座和点评。在市政府的大力推动下,如今的平乐农民牡丹画已经成为社区乃至洛阳市的文化品牌了。原来的平乐村也由于城镇化的发展,五年前更名为“平乐社区”了。

郭艳霞在平乐牡丹画创意园区里有自己的工作室,这是2013年她花12万买下来的,楼下是画室,楼上是居室。在画牡丹之前,郭艳霞和丈夫靠种平菇和卖菜为生。

期盼我们新时代越来越多喜爱国画的农民,通过刻苦学习,既能掌握国画的技法,又能提升作为画外功的文化和道德,努力画出精品、神品,甚至是逸品,让中国农民骄傲,让国人和外国人敬慕;期盼各地“一村一品”中难得涌现的文化产业,在各级政府的正确引领和扶持下,能朝着健康发展的方向越做越大、越做越好。

如今,她不仅自己画牡丹,丈夫、儿子也都在画牡丹,一家三口主要从事订单生产,销路不愁。

有数据说,在平乐近千人的农民画师队伍里,有70%左右是女画师。来自上屯村的辛慧霞听了忍不住笑了。

从83年开始学画到现在,三十多年过去了,已经是河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平乐书画院副院长的郭泰森见证了平乐村民白手起家,靠画画富起来的过程。他不讳言,现在的农民牡丹画还是一种商品画,但农民牡丹画的未来一定还是需要画出个性的。

张勃:在画画上,我希望能把我心中的想法都用手中的笔描述出来,所以说通过一段时间,我觉得都要出去学习,不学习的话表达不了自己的想法,再加上不断的学习,给自己的画面上注入新的元素。

河南洛阳孟津县的一个村子里,有着一群画牡丹的农民,他们笔下的洛阳牡丹,鲜艳雍容,声动天下。这就是号称“洛阳牡丹画第一村”的河南洛阳孟津县平乐镇平乐社区。

郭艳霞:我是村里画的最早的一批。村里刚起步那时就五六十个人,办了个学习班,我自己找着去。现在是“一幅画一亩田”,素质等各方面都提高了。

牡丹,花大色美、绚丽多姿、雍容华贵,是吉祥富贵的象征,自古就是花鸟画的主要题材之一。历代擅画牡丹者众多,但多是文人墨客,不少还出身官宦人家。如:号称中国古代牡丹第一图《国色天香图》的作者、清代画家马逸,有家学传承;明代画大写意牡丹无人比肩的书画家徐渭,出身官宦家庭。而文化底蕴不高的农民画牡丹,且一个方圆不过几十里的村,能画牡丹的农民成百上千,真是只有在新中国、在当下的新时代才有。古人若知,该不知会如何惊叹。新时代的农民敢画牡丹,也能画好牡丹,还依此走上了致富的路,平乐村已为我们展现了令人信服的事实。

张勃:没画画之前,看过无数次牡丹,给人的感觉就是特别好看。画画之后再去看它感觉就不一样了。有一年,刚过“五一”,大多数牡丹花花期都过了。我看到地面上落了一层花瓣,但是落的花瓣还是非常鲜艳。牡丹不单是雍容富贵,它还有一种精神,就像我们女子,都要美丽一生。

在平乐牡丹画创意园区,和郭泰森一样有艺术个性追求的农民画家不在少数。文静优雅的女画师张勃就是其中一位。她画了十几年牡丹了,但是直到现在,她还一直在洛阳参加学习,因为“不学习表达不了自己的想法”。

辛慧霞自己打工时就干过好多工作,生孩子之后又回到村里。四五年前,她开始学画牡丹,她说画牡丹是“越画越难”,因为她心里有个目标,要画得“像王绣老师一样”。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