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品升级不能成油价上涨理由

油品升级不能成油价上涨理由

针对中石化成品油硫含量为欧洲的15倍、因而导致严重雾霾天气的外界质疑,中石化新闻发言人日前就公开回应称,这种说法并不确切。不承认,似乎成了一些大型企业漠视社会责任的第一选择,不管事实如何,先把责任推了再说。董事长虽承认“炼油企业是雾霾天气的直接责任者之一”,但同时又表示“非油企质量不达标”,而是“标准不够”,再次将责任轻轻推到别人身上。

1月31日,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在京表示,炼油企业是雾霾天气直接责任者之一,但这并非因油企质量不达标,而是我国标准不够,只有北京推行含硫量在10ppm以下的欧Ⅴ,但全国普遍为150ppm的欧Ⅲ,标准不提高,设备改造就上不去。

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气候变化高级顾问杨富强向记者补充道,不仅是外地进京车辆,北京周边郊区的车辆更习惯到河北加油。而对于此区域内加油站全面检查工作是否存在漏洞,这就致使所用油的标准以次充好。这里面的原因,一是国III的油价较低;二是排放的抽检不严格。

1月30日,雾霾天气“再创灰黄”——全国雾霾面积扩至143万平方公里!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表示,据研究,PM2.5每立方米增加10个微克,呼吸系统疾病的住院率可以增加到3.1%,大气污染比“非典”可怕得多,谁都跑不掉。被“非典”病毒感染的毕竟还是极少数人,而“厚德载雾”之下,谁能“自强不吸”?

而其实,即便国家实行油品升级,成品油价格也没有理由上涨。个中的道理其实非常简单。当前我国消费者承担着与国际上许多发达国家同样高甚至更高的油价,但是买到的油品的质量却比这些国家的油品质量要低很多。从这个意义上说,石油企业升级油品、让消费者买到物有所值的成品油,实际上是其原本就应履行的义务,也是消费者理当享有的权利。

环境专家董良杰向记者表示,北京周边城市依旧在使用国III、国IV标准的汽油,其硫含量相比京V标准相差高达近20倍。而多数居住郊区的车主去河北加“非京V”汽油,也为此次长期的雾霾作了铺垫。

不论是“油企质量不达标”,或是“国家标准不够”,这番话都表明了一个问题,雾霾天气,“人祸”多于“天灾”。现代企业,特别是大型国有企业,应该明白,对环境负起责任,不是恩赐,而是义务。

另一方面,两大石油巨头每年的业绩报告都显示其赚得盆满钵满,2011年总计日赚高达8亿元之巨,这表明其完全具有自行消化由于油品升级带来的成本上升压力的能力。虽然设备改造或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炼油企业的亏损额度,但是石油巨头如果将其销售环节的利润适度转移至炼油环节,弥补相关亏损实际上也就绰绰有余。所以,石油巨头没有理由以油品升级为借口上涨油价。

中宇资讯分析师高承莎向记者表示:其一,炼厂方面要转产高品质汽柴油,装置产能及提炼技术也要跟随升级,同时带动炼油成本的增加;其二,炼油成本虽有增加,但往往油品置换需要几个月甚至半年时间的过渡,在这段时间内炼厂出厂价及销售公司销售价格都不得提高,打压其置换积极性。

企业总是以效益为第一价值,而行业垄断与追腥逐利,使得我国的石油企业缺乏提高产品质量的动力,甚至影响到产品技术质量标准的制定。“市场失灵”需要政府伸出“看得见的手”,予以干预。这至少涵括两个层面,一是制定更严格的石油产品技术质量标准,将我国的石油产品技术质量标准与国际接轨,提高石油产品质量,减少汽车废气排放;二是及早出台大气防治法律,从法律高度治理包括汽车废气排放在内的各种大气污染。只有以法律来约束企业,才能保障企业严格遵守质量标准。可惜,从2008年我国就开始修订《大气污染防治法》,但至今仍没颁布。

随着近段时期不少地方严重雾霾天气的一再出现,舆论纷纷将矛头指向成品油油品存在质量问题。而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承认炼油企业是雾霾天气直接责任者之一,目前全国油品普遍为含硫量150ppm以下的欧Ⅲ标准,则既是对于油品质量差系造成雾霾天气直接原因之一的证实,同时也是对于我国消费者“花世界上最贵的油钱买质量最差的汽油”说法的证实。而这种消费者“花世界上最贵的油钱买质量最差的汽油”现象,不单造成我国大气污染程度被加重,而且也是对于广大成品油消费者权益的侵损。

业界对此展开了联想:南京原本计划在2011年1月1日起,让该市道路上行驶的车辆陆续“喝”上国IV标准的汽油和柴油
,且在半年之内让加油站全部销售国IV油。但当年9月,国IV油的铺设依旧不佳。

举头见雾,张目睹霾,“雾霾生活”中的老百姓都成了“人肉吸尘器”,不用问他们“你幸福吗”,就知道他们都“姓曾”。没有健康,再多GDP,也不值得稀罕。对于最近全国大范围出现的雾霾天气,温家宝总理日前就提出,要“用行动让人民看到希望”。可惜,一些企业的表现,难以让人民看到“希望”。

显然,无论是出于有效降低大气污染程度、控制雾霾天气扩大蔓延的需要,还是从切实维护成品油消费者权益出发,都有必要尽快提高我国的成品油质量。令人欣慰的是,据报道,在雾霾天气的压力之下,国家开始加快油品升级的脚步,要求自2013年起全国车用汽油需置换至国Ⅳ标准,过渡期至年底12月31日。不过,有机构分析报告认为,油品升级在实际推行中或遭成本价格上涨的阻碍,从国Ⅲ质量标准升级为国V标准,成本价格将会有大幅提升,如果届时国家不上调国内汽柴油零售价格,油品质量升级的时间或将有所推迟;某机构一分析师也认为,油品升级之后,对应的销售价格上涨,消费者消费负担加大,会在一定程度上抑制其消费积极性。这似乎意味着,油品的升级必然要伴随着油价的上涨,以油价上涨作为前提条件。

硫,是与汽车排放相关的油品关键指标,高硫含量的燃油会导致大气中氮氧化物和细颗粒污染物增多。汽油国III标准规定硫含量<150ppm,国IV和国V标准的限值则进一步缩减到50ppm和10ppm;柴油的国III标准规定硫含量不超过350ppm,国IV和国V标准则与汽油相同。

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昨日在京表示,炼油企业是雾霾天气直接责任者之一,但这并非因油企质量不达标,而是我国标准不够,只有北京推行含硫量在10ppm以下的欧Ⅴ,但全国普遍为150ppm的欧Ⅲ,标准不提高设备改造就上不去。

记者调查采访并综合媒体报道获悉,三大石油炼化企业将产品全部升级为国IV,至少需投入500亿元,这可能打压了其进行油品质量升级的积极性。此外,具体就北京的雾霾天气,环境专家认为,多数居住在郊区的车主去河北加“非京V”标准的汽油也是一大原因。

永利国际,不论是“油企质量不达标”,或是“国家标准不够”,这番话都表明了一个问题,雾霾天气,“人祸”多于“天灾”;雾霾治理,不是不能为,是不想为。这恰恰是公众所不能接受的,公众可不管是什么原因,也不想介入标准与生产之争,只想看到想要的结果。从企业角度,既然“并非因油企质量不达标”,也可以在北京地区提供含硫量仅为全国1/15的高标准成品油,那么为什么不能够“全国一盘棋”,统一炼制、提供高标准成品油?现代企业,特别是大型国有企业,应该明白,对环境负起责任,不是恩赐,而是义务。以这种觉悟对待社会责任,企业完全可以主动提高产品质量,而不是心安理得躺在最低标准里,“霾头苦干”。

卓创分析师王能认为,油品质量升级缓慢,最直接的原因就是符合相应质量标准的资源供应量不足;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炼油企业进行油品升级的成本问题。

而且,市场接受也需要时间。高承莎称油品升级之后,对应的销售价格上涨,消费者消费负担加大,一定程度上抑制其消费积极性。

今年1月23日,北京环保局宣布,自2013年2月1日起,北京市对新增轻型汽油车实施京V排放标准。自2013年3月1日起,停止在京销售和注册登记不符合京V排放标准的轻型汽油车。目前国V尚未出台,京V为北京先行推出的地方油品标准。

“油品质量的每一次升级,炼厂都要伴随着巨额的成本投入,通过调研和不完全了解,三大石油炼化企业若将车用汽柴油全部由国III升级为国IV,其投入要达到500亿元之多”,王能向记者表示,这自然就抑制了炼油企业主动进行油品质量升级的积极性。

中石化归咎“标准不够”

傅成玉在承认炼油企业是雾霾天气直接责任者之一的同时,也进行了辩解:只有北京推行含硫量在百万分之十以下的欧V标准,但全国普遍为百万分之一百五十的欧III标准,“标准不提高,设备改造就上不去”。

此外,杨富强还表示,“柴油车的使用,也是污染的主因之一,因为柴油的使用量比汽油还要多一些。对于一些工程车,绕城距离要越远越好。”

网上有质疑称,“我国成品油硫含量为欧洲的15倍,是导致雾霾的罪魁祸首”。据经济之声《天下公司》报道,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昨承认,炼油企业是雾霾天气直接责任者之一,但这并非因油企质量不达标,而是我国标准不够。据《新京报》报道,中石化新闻发言人吕大鹏表示,之所以出现15倍的说法,可能是国III车用油品中硫含量为<150ppm,是国V标准的15倍。而全国大部分地区油品实施的仍是国III标准。

中石化否认成品油硫含量高导致雾霾天气

“非京V”汽油从京外流入?

相关文章:

据环保部昨日通报,29日全国灰霾面积有所扩大,达到了143万平方公里。30日,中央气象台继续发布霾黄色和蓝色预警。

国内汽车一年污染物排放量超石油产量1/6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