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动车排放标准低 油品质量拖后腿

机动车排放标准低 油品质量拖后腿

根据北京市现阶段大气污染防治工作的要求,经国务院批准,从2013年2月1日起,北京市执行相当于“欧五”的“京五”机动车排放标准,3月1日起停止销售注册不符合“京五”标准的轻型汽油车。这在雾霾天气与油品质量争议连连的当下,被普遍视为一个改变现状的重要契机。

在强有力的宏观政策压力下,中石化已对外声称,今年年底前,12家下属企业的提高脱硫装置将全部建成投产,2014年起全面供应国四标准油品,以降低汽车尾气中的颗粒物,为此每年将投300亿元。

就在数天前,国家环保部对《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二次公开征求意见,其加严了污染物排放限值,其中氮氧化物加严25%-28%,颗粒物加严82%,大幅削减了新生产汽车的单车排放量;增加了颗粒物粒子数量这一污染物控制项目,此外还有其他一些规定。

国外在油品质量升级改造中的鼓励措施主要是提供税收、贷款等方面的优惠,并对油品实行优质优价政策。我国应借鉴欧美的经验,为提高炼油企业推行汽柴油清洁化的积极性,建议国家将生产型增值税改为消费型增值税,同时对生产清洁燃料的建设与改造项目给予政府贴息或无息贷款。

“现阶段,除北京执行‘京五’、上海,广东,江苏执行‘国四’标准以外,国内其他地区基本执行‘国三’汽油排放标准。而北京的燃油供应主要来自燕山石化、华北石化、齐鲁石化及主营单位下属东北个别炼厂。如果当下在全国‘一刀切’地执行国五标准,因炼厂生产工艺并未达到,需要升级改造过程,燃油供应将很难得到保障。”韩景媛说。

目前山东地炼汽油主要是国二及国三标准,国三居多,个别炼厂,如淄博汇丰石化,可生产国四标准汽油;而柴油质量则更低,多数处于国二标准。

机动车排放标准低 油品质量拖后腿 。中宇资讯分析师高承莎昨天也告诉本报记者,虽然国家有意加快油品质量升级的脚步,但重重阻碍不得不使这一进程一缓再缓。

升级成本难转嫁,油企缺乏升级动力

已经三度“肆虐”的严重雾霾天气令这个冬季不太平静,而油品质量作为造成雾霾的原因之一也被推到风口浪尖。近日,随着中石化发言人回应称公司在北京提供的油品质量与欧洲标准一致,及此后有媒体对两大集团油品质量提出新一轮质疑,关于油品质量的争论再度激化。

地方炼厂产能大,升级更是难上难

在这种情况下,韩景媛认为,应该大力发展清洁能源,增加清洁能源终端,加快电动车推广的市场脚步,以促进空气质量的提升。

政府发力,助推油品升级

值得注意的是,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31日在京表示,炼油企业是雾霾天气直接责任者之一,但这并非因油企质量不达标,而是我国标准不够,只有北京推行含硫量在10ppm以下的欧五,但全国普遍为150ppm的欧三,标准不提高设备改造就上不去。

通过调研和不完全了解,车用汽柴油由国三标准升级为国四标准,成本上涨约为0.12~0.15元/升,合160~200元/吨。

业内人士认为,虽然国家有意加快油品质量升级的脚步,但重重阻碍使这一进程一缓再缓。建议大力发展清洁能源,增加清洁能源终端,加快电动车推广的市场脚步,以促进空气质量的提升。

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2月1日表示,为了实现上述目标,中石化每年将投入300亿元左右解决油品质量问题。资料显示,300亿的规模,大致相当于中石化一年利润额的一半。

金银岛分析师韩景媛昨天对此表示,就市场层面而言,油品升级的具体落实需要较长的过程,原因首先是炼厂装置升级改造。

中石化已宣布,今年年底前12家下属企业的提高脱硫装置全部建成投产,此次油品升级带来的成本上升最终可能转嫁给消费者,国内成品油售价可能还将进一步上涨。

她指出,油品升级之后,对应的销售价格上涨,消费者消费负担加大,一定程度上抑制其消费积极性。而高价同样会打压业内贸易商的操作热情,市场投机性需求也相应减少。从众多因素考虑,国内成品油升级大业仍任重道远,需要各方利益的平衡。

另外,中国还应该出台刺激炼油厂升级的财政政策,尤其是对低硫、低污染的燃油实行返还资源税、降低消费税等措施,以鼓励低硫燃油的生产和消费。(作者系卓创资讯成品油分析师)

国标不严导致炼油企业无动力改造设备

机动车排放标准低,油品质量拖后腿

而就在今天,北京市就将率先执行相当于“欧五”的“京五”机动车排放标准,预计这会让坊间重新掀起对油品质量问题的关注和热议。记者从多家机构了解到,目前各方讨论最多的还是国内油品升级为何如此不易?

就炼油能力而言,中石化的市场份额大致占中国的50%,加上中石油,两大油的比重大致占到全国的八成,中海油和延长石油约占一成。因此中石化提出的时间表,可以视为炼油行业老大做出的承诺。

记者另从有关方面了解到,国家计划于4月1日起在海南全省封闭推行国四汽柴油。2013年6月底前,在浙江全省封闭施行国四标准的汽柴油。另外,上海也计划在2013年推行沪五标准汽柴油。根据国家要求,自2013年起全国车用汽油需置换至国四标准,过渡期至年底;而从2013年7月起国内流通的国标柴油需全部升级到国三标准。

据卓创资讯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年底,山东地炼企业一次产能达到1.1亿吨,占到全国炼油产能的近1/6。如此巨大的炼油能力,其油品质量不达标,将严重制约全国油品升级的步伐。

阻碍油品质量升级存三大原因

今年2月初,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决定加快油品质量升级,确保按照汽、柴油标准升级的实施时间,并指出在已发布第四阶段车用汽油标准的基础上,由国家质检总局、国家标准委尽快发布第四阶段车用柴油标准,过渡期至2014年年底;2013年6月底前发布第五阶段车用柴油标准;2013年年底前发布第五阶段车用汽油标准,过渡期均至2017年年底。会议同时还指出,要加快国内炼油企业升级改造,确保按照汽、柴油标准升级实施时间如期供应合格油品;并要求中石油、中石化及中海油要首先如期完成改造任务。

不过,环保部有关人士也表示,考虑到实施《轻型车国五标准》需要供应相应的燃油,标准的实施时间需待燃油供应时间明确后才能确定。

然而,我国油品质量升级却严重滞后于相应排放标准(即机动车排放控制水平)升级的步伐。以汽油车为例,国四汽油车排放标准从2011年7月1日开始实施,但截至目前,除北京地区自2012年6月开始置换为京五标准汽油外,目前,仅上海、广州及江苏部分城市汽油执行国四标准,其他大部分地区仍使用国三标准汽油,多数地方炼厂甚至继续生产国二标准汽油。正是由于符合标准的油品供应不足,至今国四标准汽油仍未得到全面置换,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减弱第四阶段排放标准的减排效果,令机动车尾气排放得不到相应减少。

北京市今起执行“京五”机动车排放标准

油品质量升级较慢,最直接的原因就是符合相应质量标准的资源供应不足;更为深层次的原因是油品的每一次升级,炼厂都要伴随着巨额的成本投入,加之国家对于油品升级没有相应的减税及补贴政策,巨额成本得不到转嫁,自然就抑制了炼油企业主动进行油品质量升级的积极性。据中石化高管称,油品升级成本仅由油企和消费者承担,从国三到国四,涨价跟不上油企成本增长,也就是覆盖70%至80%,还有30%的成本要油企自己承担。公开资料显示,2005~2011年,中石化共投492亿元用于汽柴油的升级换代。

“我们认为阻力主要集中在以下几方面。其一,炼厂要转产高品质汽柴油,装置产能及提炼技术也要跟随升级,同时带动炼油成本的增加。其二,炼油成本虽有增加,但往往油品置换需要几个月甚至半年的过渡时间,在这期间炼厂出厂价及销售公司销售价都不得提高,抑制了央企利润收益,打压其置换的积极性。其三,市场接受也需要时间。”高承莎说。

据卓创资讯了解,影响机动车污染物排放的因素较多,如路况、车辆运行状况、温度等,但比较关键的两个因素是机动车排放控制技术水平及油品质量。

雾霾围城,处于舆论风口浪尖的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承诺,今年年底前有12家下属企业的提高脱硫装置将全部建成投产,从明年起将全面供应国四标准油品,以降低汽车尾气中的颗粒物。

借鉴国外经验,给予相关优惠

由于地方炼厂,尤其山东地炼,属于地方性民营企业,多自负盈亏。在目前较低的生产水平的情况下,若进行油品升级,则要进行相应的装置、生产工艺以及技术等方面的投入将是巨大的,这对于地方炼厂是极大的考验。另外,除陕西延长集团有原油开采的权利之外,其他多数炼厂无原油开采及进口权力,其炼油原料多为进口燃料油,原料质量无法保证也将限制地炼的升级步伐。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