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秒钟,一头生猪加工成百种肉品

7秒钟,一头生猪加工成百种肉品

7秒钟,一头生猪加工成百种肉品。长沙圣毅园现代农庄7000亩耕地深陷抛荒,1560亿投资计划盈利模式遭到质疑。这个大规模流转耕地的典型,在“大跃进式”投资的表象之下,具有“政绩工程”的诸多特征。也因其典型,其成败得失,都将对“中部第一县”的现代农庄发展之路产生深远的影响。
对于昔日的地产大亨周猷庚来说,他和他的圣毅园农庄当前命悬一线。
周猷庚在湖南长沙地产界摸爬滚打多年,三年前跨行至农业,成立圣毅园现代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砸下5亿元在长沙县北山镇建立偌大的圣毅园现代农庄。本想借助农业种植,进而发展农产品[14.26
-1.11% 股吧
研报]永利国际,深加工,后逐步拓展至商贸、住宅建设、休闲旅游等诸多领域,以实现他宏伟的资本运作梦想。
据长沙县发改局62号文件显示,圣毅园项目计划总投资竟然高达1560亿元之巨。这一数字相当于2010年长沙县全县GDP的2.5倍,但圣毅园的注册资本仅为1.67亿元。
然而,纵使周猷庚为中部第一县长沙县所绘制的蓝图十分宏伟,但眼前的现实却也是异常冰冷。
当前无可争议的残酷事实是,圣毅园遭遇大量资金短缺,拖欠当地农民合同款高达600多万元,而流转而来的7000余亩耕地,也遭遇整体抛荒危险。圣毅园作为湖南乃至全国闻名的规模土地流转和现代农业建设的典型,要渡过当前的难关尚需时日。
业内知情人士坦言,当前不是还需要多少资金投入的问题,关键在于,长沙县当前高调推出的“现代农庄”政策有无让市场认可并能践行的盈利模式?
如果没有好的运营和盈利模式,即便是有比周猷庚更多资金、更豪情万丈的企业家来此投资,也将陷入危局不可自拔。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了解,已进入全国百强县排名第17位的中部第一县—长沙县,自2008年开始扶持现代农庄建设以来,并获得国务院和部委重点扶持,如今,全县已有43个农庄立项在建,更有30个项目等待报批。
圣毅园的成与败,得与失,对这个“中部第一县”的现代农庄发展之路将意味深重。
数千亩耕地抛荒
9月16日,记者来到长沙县北山镇,探访圣毅园现代农庄,其抛荒触目惊心。
长沙县北山镇位于长沙市区北部约18公里处。在进入官桥村后,随行的一名当地人士便提醒记者,“从这开始,接下来的几个村就都是圣毅园农庄的范围了。”
9月,正是水稻扬花抽穗的时节。而记者却发现大块田地上,部分农田上并无任何种植,有的空无一物,有的则长满了半人多高的杂草,已经栽种水稻的田地也不同程度地遭受杂草的侵袭。
“水稻才二三十厘米高。你看,这草都长得比稻子好。水稻生长质量也不好,都像是病恹恹的。”北山镇一名向姓老农指着路旁的稻田说。随即,他又在农田抓起一茬水稻:“北山今年缺水的情况也比较严重。圣毅园的管理更有问题,秆儿细瘦、低矮,到现在正是要大力除草的时候,却没安排人来除草。这稻子算是白栽了。”
据记者了解,早在去年就有多名村民举报圣毅园农田严重荒废的情况。2010年7月,北山镇政府作出公开解释:“这可能是群众的误解。一是收割油菜后至一季稻种植,中间有20天左右的空闲时间;或是由于今年雨水过多,育苗较迟,成活率不高,田整出来后,等苗的时间较长。这些田实际上全部都有种植计划,安排了秋季作物,并非是‘荒废’。”
时代周报记者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来到了荣合桥社区与福田村的交界地段—这里便是圣毅园串叶松香草的种植基地。据荣合桥社区主任兼支部书记常启威向记者介绍,“位于荣合桥社区的串叶松香草基地约有300亩,是圣毅园正在大力发展的一个项目。它可以用来提取SOD,具备很高的经济价值。”

;&&
最近被评为“国家级生态乡镇”的湖南省长沙县北山镇,正在依托境内黑麋峰山脉森林资源申报10万亩“大北山森林公园”,这里有望成为湖南最大的省级森林公园。一个山水秀美的长沙大城北绿色后花园呼之欲出。
从长沙主城区往北20多公里,就来到长沙县北山镇,青山、绿水、田园,风光无限。镇党委书记何武介绍,生态是第一资源,也是北山最大的优势。镇里要做的就是保护好、建设好、开发利用好生态资源。全镇植树造林工作经费纳入镇财政预算,在省、市、县投入的基础上,镇财政拿出20元进行配套投入,并每年递增10%以上。北山还成立了全县首支专职护林巡防队,为10.82万亩森林绿地构筑牢固的“防火墙”。过去3年中,北山每年投入300万元用于生态环境治理,推动垃圾处理、河道保洁、生猪养殖退出等;2012年启动的“打造生态乡镇绿化北山三年行动”,目前已投入200万元,2014年可望形成“山上绿屏、水岸绿网、道路绿荫、庭院绿景”的生态美景。
生态文明成为北山镇城乡一体化建设的底色。2013年该镇启动“个十百千万”工程,即一个森林公园、十公里北山大道风景线、百里景观河道、千口靓丽水塘、万户秀美庭院,同时精心培育旅游休闲及有机种植产业,建设10大特色种养殖基地,着重打造20个品牌响亮的现代农庄,使北山成为长沙城郊生态旅游、短期度假和娱乐休闲养生的好去处。
;&&

●欧盟标准生猪屠宰生产线可使一头猪因加工而增值100元
●现代农业用规模化、标准化生产创造出前所未有的效益
●目前全市有联合收割、水田耕种机等农业机具近60万台
●水稻生产机耕率和机收率分别达到96%和85%
建设“两型社会”,农村的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是基础。在新一轮农村改革发展的进程中,长沙以生态农业建设为重点,构建“两型社会”农业产业体系;以乡村环境整治为重点,构建农村生态保护体系;以改善农村民生为重点,构建城乡一体社会保障体系。广大农民正不断分享越来越多的发展成果。
土地流转 土地变资本,农民变股民
8月上旬,湘潭市由市领导带队,200多名农业部门和乡镇干部集体来到长沙县北山镇的圣毅园农庄,一路上,连片平整好的耕地,田埂上排列的一台台农业机械,让参观者惊叹不已。虽然尚在建设中,但产业化链条已现雏形:农庄今年早稻收获2600多吨,晚稻种下11000亩,粮食精深加工项目正计划上马。
圣毅园农庄是我市首个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综合配套改革示范点。农庄计划投资5亿元、流转土地37000余亩,目前已流转耕地10000亩,整改平整耕地8100亩,也是全市目前成片流转农村土地面积最多的一个农业项目。
当地成立了土地股份合作社,农户以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合作社,农庄以325公斤稻谷/亩/年的租金,向合作社统一租赁土地。一方面建立与市场物价总体水平同步增长机制,另外合作社利用集体建设用地或资金参股农庄生产经营,成为农庄股东之一;另一方面建立农庄用工机制,农民在取得土地租赁费的基础上,还可以获得工资以及合作社分红收入。今年64岁的谈发科是北山镇荣合桥社区的普通农民,“以前就种两季稻,每亩年纯收入才400元。现在圣毅园花钱请我们种油菜,不仅提供种苗,还发放10公斤肥料,全部收购我们的油菜,每亩每年可增收600元。”
“在农民自愿的条件下,以土地入股的形式实现土地流转,其实质是把资源变为资本,农民变为股民,拓宽了农民的增收渠道。”市农村经济经营管理局局长周文辉介绍,1995年,市委出台文件,明文规定允许农民通过转让、出租、入股联营等方式实行土地流转;2003年至今,长沙就建立农户承包土地使用权流转机制、实现规模化经营进行政策探索。到目前为止,全市农村土地流转面积达197万亩,占农用地总面积的14.9%,其中耕地流转面积72万亩,占总耕地面积的22.6%。
现代农业 自动喷灌取代“车拉水人浇地”
日前,在浏阳市银峰茶叶专业合作社的400亩茶园里,记者看到,工作人员只需启动喷灌设施,施肥灌溉就一次性完成,车拉水人浇地的传统劳作方式已成过去时。茶园是去年安装的喷灌设施,专业合作社负责人朱综合介绍,不但大大减少管理人员劳动量,还节省了水源。
记者从市农业局了解到,长沙农业正从传统农耕文明向现代工业文明转换。依托现代科技,用现代设施装备起来的现代农业昭示着长沙农业发展的新方向。
在超大集团宁乡县生产基地的大棚里,在上万亩连片的蔬菜基地里,有的品种已进入采收期,有的品种还在孕育下一轮绿色的希望。记者在现场看到几十名农业产业工人正在采收西兰花、白花菜,并按照色泽、大小进行分类包装,要不了一两天的时间,它们就被送上了长沙乃至北京、上海等地消费者的餐桌。高峰期每天有1000吨蔬菜从这里运往各大城市,一天的产值就是200多万元。现代农业用规模化、标准化生产创造出前所未有的效益。走进高科技的生产大棚,记者更是深刻地感受到现代农业的内涵??整个大棚采取温度湿度自动化控制,按照植物生长所需进行通风采光,这里不仅四季常绿,而且还按照不同蔬菜品种的高、矮、疏、密,实现立体化种植。目前超大集团在宁乡已建立生产基地1.2万亩,每年支付农民的土地租金和工资1200万元。
高效优质展现出农业机械化的巨大吸引力。据统计,目前全市有联合收割、水田耕种机等农业机具近60万台。水稻生产机耕率和机收率分别达到96%和85%,日益庞大的机械化部队使种粮农民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
农产品加工 上半年同比增长30%
今年6月,位于宁乡的湖南现代资源农业科技园,一条按照欧盟标准建设的生猪屠宰生产线正式投产。自动化的封闭式车间只有30余名员工,但一小时能够屠宰500多头生猪,平均下来,每头生猪经过这条生产线只需要7秒钟,就能被分割加工成100多种肉类产品,一头猪因加工而增值100元。
这条生产线使会养猪的宁乡人首次分享到了生猪加工环节的利润,也结束了湖南作为全国生猪外销大省没有现代化屠宰厂的历史。该生产线占地500亩,总投资7.5亿元,包括饲料厂、屠宰厂、肉制品加工厂、动物保健品厂、猪产品交易市场、技术研发中心等,并覆盖养殖和销售环节,构筑起完整的生猪产业链。
据市乡镇企业局统计,上半年全市规模以上农产品加工企业实现销售收入167.79亿元,实现增加值52.83亿元,实现利润11.13亿元,分别同比增长30.83%、28.94%、32.83%。农产品加工业成为我市工业经济中受金融危机冲击最小、发展势头最好的一个行业,全市没有一家规模农产品加工企业受金融危机影响而停产或关闭。全市计划实施20个农产品加工重点建设项目和30个投资1000万元的农产品加工技改项目,项目总投资44.09亿元,比上年增长2倍,这些项目竣工后,可新增生产能力近200亿元。除了现代资源肉类加工项目,投资5000万元的金山粮油10万吨大米精深加工项目、投资5000万元的口口香1.5万吨豆制品项目、投资3500万元的金霞粮油2万吨食用油精加工项目都已竣工投产,南山食品投资近亿元的十万吨乳品项目已进入设备安装阶段。这些项目的投产运行预计可新增产值40亿元,新增就业岗位5000多个。
农村环保 环保自治诞生“金塘模式”
在浏阳市葛家乡金塘村村民彭寰恒家,庭院里有一栋漂亮的3层楼,楼前种着竹子,围着栏杆。左边的空地种上了白菜、菠菜、莴苣、葱等十几种蔬菜;右边建有污水处理系统,所有的生活污水、雨水等都被收集处理净化。整个庭院干净、整洁。
聊起村里环境的变化,彭寰恒感慨地说,“过去村里到处都是污水、垃圾、猪粪便,现在一切都变了。”养殖业是葛家乡的主要经济来源,而一头猪每天生产的粪便相当于20个人生产的粪便,环保整治一度成了该村当务之急。经过环保专家们的指导,金塘村养猪大户通过在猪圈里铺上“生物菌”和谷壳、木屑等,猪的粪尿排在垫料上被“生物菌”迅速消化、分解。另外,企业回收猪垫料生产有机肥,达到生猪养殖污染“零排放”标准。金塘村还开办了全省第一所农民环保学校,指导养殖户如何净化养殖粪便、污水,告诉村民怎样处理生活垃圾。最终摸索出了农村环保“金塘模式”。
2007年,长沙市启动“新农村、新环保、新生活”农村环保“三新”行动,全面推行新农村“村民环保自治模式”:推出“环保乡规民约”,推广“乡村环保听证会制度”,还针对各村污染实际情况制定“村级环保规划”。2008年,全市共发展“零排放”养殖场252个,目前已建成4个生态有机肥厂,全部投产后可形成年产有机肥和有机无机复混肥10万吨、年处理畜禽粪便25万吨的规模。今年,长沙环保“三新行动”将进一步走向深入:建立农村生活垃圾收集处理系统,推进长沙农村环境保护整体建设。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