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生猪定点屠宰为何干不过生猪私宰

解密:生猪定点屠宰为何干不过生猪私宰

“猪肉有没有问题,我们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了。”海口市琼山食品公司副总经理颜约贵接受采访时说,由于成本条件限制,这些私人屠宰点在环保、卫生、检疫设备上无法达到国家标准,尤其在一些偏远乡镇,一些屠宰点的检疫工作基本上都是靠眼去检查。

但随着社会对食品卫生安全意识的普及,也有些肉贩开始选择卫生安全系数更高的正规屠宰厂。和林明并排卖肉的阿成就选择去罗牛山新厂屠宰,“大型屠宰厂更安全,小点的屠宰点基本都是门不让进,里面猪是怎么宰杀出来的我们也不知道,如果肉质出问题我们肯定也不知道。”

为何肉贩宁愿选择有卫生隐患的私人屠宰点,而不愿去正规屠宰厂?长期以来,海南居民习惯于吃那种凌晨宰杀、清晨上市的热鲜肉,认为这种鲜肉最好。肉贩们认为,大型自动化机器宰杀的猪肉存放时间太长,并进行了预冷处理,导致猪肉成色泛白,容易腐坏。

“海南夏天那么炎热,屠宰厂0时就开始宰猪了,这拉出来的猪肉要多放好几个小时才能上市,怎么会新鲜?”猪肉运输商陈钟柳说。

“我们的生猪都是拉到灵山屠宰点宰的,很方便,卖完了打个电话给屠宰点让他们宰,立马就能送过来。”阿明说,以前他们的生猪都是在附近村庄拦海村里屠宰,后来拦海村的私人屠宰点被政府取缔后,就送到灵山私人屠宰点屠宰。

海口罗牛山现代化的生猪屠宰生产线。记者苏建强摄海口日屠生猪3000头,其中2/3出自私宰点,两家正规屠宰厂生产线却严重“吃不饱”想要吃上…

两头受阻 取缔,附近百姓没肉吃 升级,权责不清遭搁置

据悉,海南省屠宰行业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新鲜猪肉配送范围不能超过20公里,必须在屠宰后2小时内送到菜市场,否则肉贩们会嫌弃肉质不新鲜,会罢市。这也是私宰点受欢迎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可出人意料的是,这条完全可以满足海口日常屠宰量的自动化生产线,投产半年以来每日屠宰量仅300头左右。生产线每日开工屠宰,但屠宰量上不去,造成了企业人工、水电等成本资源浪费。

该消息透露出来后,在全市生猪屠宰行业引起强烈反响,各利益方各执一词,争执不下。

正规屠宰厂严重“吃不饱” 原因多多 新厂不敌“老关系” 市民习惯吃热鲜肉

据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屠宰行业业内人士介绍,海口市全市每日生猪屠宰量近3000头,其中近三分之二的猪肉来自于像灵山屠宰点这样的小型私人屠宰点,这种私人屠宰点在全市有20多家。尽管这些私人屠宰点部分能提供猪肉“两证两章”,但因其环境简陋、大多为手工屠宰,检疫设备不齐全,屠宰出来的生猪肉有安全卫生隐患。

在肉联厂的围墙后面,几条管道正在向下咕噜咕噜地排放污水,与肉联厂一墙之隔的居民小区遭了秧,小区内有一大片地面上浮起一层绿色泡沫的污水,散出阵阵恶臭。

“放心肉关系到千家万户,不合格屠宰厂生产的私宰肉不但对人体健康构成潜在威胁,同时还造成环境污染。”一位业内人士认为,国家有关部门曾专门下发通知,要求对屠宰加工企业扶优扶强、优胜劣汰,坚决关闭污染环境、浪费资源、不符合要求的屠宰厂,海口取缔不合格屠宰网点势在必行。但该业内人士也同时认为,将全市生猪屠宰全部统一定点到两家屠宰厂恐怕过于理想化,政策“一刀切”将会引起成本上涨、产业链条受冲击等多重负面影响。“政府可否考虑集中选择几个乡镇建小型屠宰厂,以此覆盖周边地区。”

图片 1

海口生猪屠宰市场尴尬现状的背后,是人们对猪肉品质稳定性的担忧。“菜篮子”从来都是大民生,放心肉是管出来的,生猪屠宰行业如何优胜劣汰,实现规范管理,考验政府有关部门的执政能力和水平。

记者走访发现,
市场肉贩们对手工屠宰情有独钟,一位肉贩甚至抬起猪肉皮给记者看,告诉记者这头黑猪手工屠宰特意不将毛刮干净,存留的黑猪毛是证明这头黑猪品质的“防伪标识”。

“生产线正式投入使用那天,我们都信心满满,自信可以让市民吃得上安全屠宰的放心肉,可没想到却遭遇这种吃不饱的情况。”罗牛山肉类食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文才说。

很多私人屠宰点常年形成了贩猪客商、屠宰点、肉贩三方稳定的利益关系,这种灵活、稳定的利益关系也让大型正规屠宰厂望尘莫及。“比如我今天上午猪肉卖完了,打个电话下午屠宰点马上再宰杀一头送过来,大型屠宰厂能做得到吗?”肉贩林明质疑。

今年3月31日,罗牛山公司新引进的丹麦皇冠公司SFK全自动屠宰加工生产流水线正式投产,生产线每小时可屠宰650头生猪,设计能力年屠宰240万头。这条全自动化配置生产线实现了生猪从屠宰到进入市场全程“不落地”,提高了屠宰精准度,同时可同步检疫与进行系统追溯,确保了食品安全。

不到10分钟,一辆敞开式车厢的卡车开到了市场门口,专门给市场搬运货物的小林和肉贩阿明两人拖着货物拉车到门口,打开车厢开始搬运刚屠宰送过来的鲜猪肉。新鲜的猪肉就直接放在刚刚拉过大米的拉车上运送给各个卖肉摊主。

私宰点该何去何从

2/3猪肉来自私宰点

海口生猪屠宰市场尴尬现状的背后,是人们对猪肉品质稳定性的担忧。“菜篮子”从来都是大民生,放心肉是管出来的,生猪屠宰行业如何优胜劣汰,实现规范管理,考验政府有关部门的执政能力和水平。

可出人意料的是,这条完全可以满足海口日常屠宰量的自动化生产线,投产半年以来每日屠宰量仅300头左右。生产线每日开工屠宰,但屠宰量上不去,造成了企业人工、水电等成本资源浪费。

按生猪屠宰管理要求,生猪送宰前,由兽医卫生检疫人员进行宰前检验,剔出病猪另行处理,健康无病的方能送宰。生猪屠宰时必须由兽医卫生检疫人员按照国家规定的操作要求和判定标准,对屠宰的生猪逐头检验和判定,经过兽医卫生检疫人员对各部位的检验,综合判定后,合格的肉盖上合格标志才允许上市。

据悉,海南省屠宰行业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新鲜猪肉配送范围不能超过20公里,必须在屠宰后2小时内送到菜市场,否则肉贩们会嫌弃肉质不新鲜,会罢市。这也是私宰点受欢迎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以琼山食品公司为例,该公司建于上世纪计划经济时期,旗下24个食品站大部分在乡镇,主要供应乡镇市场。乡镇路途遥远,要从市区及时配送新鲜猪肉,在天气炎热的海南很难做得到,如果政府短时间内大量取缔或关闭屠宰点,将严重影响百姓日常生活。

11月26日中午1点多,海口海甸三路农贸市场,早上的喧嚣热闹已消散,肉贩亚仁的猪肉摊上已销售一空,她正在等着猪肉运送贩把刚屠宰的生猪鲜肉运送过来。

今年3月31日,罗牛山公司新引进的丹麦皇冠公司sfk全自动屠宰加工生产流水线正式投产,生产线每小时可屠宰650头生猪,设计能力年屠宰240万头。这条全自动化配置生产线实现了生猪从屠宰到进入市场全程“不落地”,提高了屠宰精准度,同时可同步检疫与进行系统追溯,确保了食品安全。

而今年年初,因国家政策调整,生猪监管职能将由商务部门移交至农业部门,由于手续繁琐复杂,目前海口市的移交工作并未按照计划中的6月底完成,生猪屠宰网点改造升级工作也因此中途搁置。

按照海口市畜牧屠宰行业“十二五”规划,为提升全市生猪产品溯源建设,政府采取扶持龙头企业建设民生工程措施,扶持罗牛山股份有限公司建设罗牛山农产品加工产业园项目。该项目是集屠宰、深加工、储备、配送为一体的屠宰生产项目,建成后年屠宰加工生猪240万头,完全可满足海口市民安全食用“放心肉”的需求。

当记者质疑这样的猪肉检疫到底是否合格时,亚仁拿出了一张动物检疫合格证明,并指着正放置在地上冲洗的猪肉说:“我们的猪肉都是有合格证的,猪肉皮上也盖了两章,怎么会不合格。

据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屠宰行业业内人士介绍,海口市全市每日生猪屠宰量近3000头,其中近三分之二的猪肉来自于像灵山屠宰点这样的小型私人屠宰点,这种私人屠宰点在全市有20多家。尽管这些私人屠宰点部分能提供猪肉“两证两章”,但因其环境简陋、大多为手工屠宰,检疫设备不齐全,屠宰出来的生猪肉有安全卫生隐患。

反对一方则认为,按照目前的条件,海口难以做到全部关闭乡镇屠宰网点。一是生猪统一配送至市区屠宰,将增加乡镇市场的猪肉成本;二是生猪屠宰行业产业链将受冲击,大量行业人员将因此失业;三是海南天气炎热,统一屠宰必须采取冷鲜运输,海南人向来习惯吃热鲜肉,冷鲜肉不符合海南人口味,将会引起百姓反感。

按照海口市畜牧屠宰行业“十二五”规划,为提升全市生猪产品溯源建设,政府采取扶持龙头企业建设民生工程措施,扶持罗牛山股份有限公司建设罗牛山农产品加工产业园项目。该项目是集屠宰、深加工、储备、配送为一体的屠宰生产项目,建成后年屠宰加工生猪240万头,完全可满足海口市民安全食用“放心肉”的需求。

而记者了解到,目前海口生猪屠宰升级改造工作进展缓慢,目前虽然大部分私宰网点都进行了场地分区域升级,但受条件限制,还是无法达到现有的省级、国家级的环保卫生标准。

颜约贵也承认,由于历史原因,公司的屠宰点多已承包给私人管理,屠宰点自负盈亏,成本过小,在卫生、环保等条件上难以达标,确实存在卫生、环保、安全隐患,而随着城市发展扩大,屠宰点噪音、恶臭扰民也频繁被居民投诉。

猪两小时内配送到位

海口罗牛山现代化的生猪屠宰生产线。

为何肉贩宁愿选择有卫生隐患的私人屠宰点,而不愿去正规屠宰厂?长期以来,海南居民习惯于吃那种凌晨宰杀、清晨上市的热鲜肉,认为这种鲜肉最好。肉贩们认为,大型自动化机器宰杀的猪肉存放时间太长,并进行了预冷处理,导致猪肉成色泛白,容易腐坏。

“机器宰出来的猪肉肉色不好看就不好卖,我们愿意把猪拉到下面乡镇手工屠宰,这样更新鲜点。”海口海坡市场猪肉商贩林明告诉记者,他每天把生猪送到西秀镇的屠宰点手宰,屠宰和运输成本费用95元,比在市区内屠宰成本要高30多元,可他宁愿选择西秀镇的屠宰点,因为肉质新鲜好卖。

这位行业内人士提供的说法是否可信?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调查。11月26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海口琼州大道的琼山肉联厂定点私宰点,由于屠宰工作一般在凌晨进行,肉联厂内仅有一些运送生猪的卡车来来往往。

在肉联厂的围墙后面,几条管道正在向下咕噜咕噜地排放污水,与肉联厂一墙之隔的居民小区遭了秧,小区内有一大片地面上浮起一层绿色泡沫的污水,散出阵阵恶臭。

不仅新厂难以为继,罗牛山的生猪屠宰老厂日屠宰量也仅700头左右,面临亏损。这两家海口正规屠宰厂,都是由海口市政府先后扶持建成的民心工程,但由于受到生猪私宰网点的市场冲击,都面临着生产线“吃不饱”闲置的尴尬现状。

既然一时难以取缔,只能进行升级整改。2012年,海口市政府出台《海口市畜牧屠宰行业“十二五”发展规划》,计划用2年至3年时间对现有的定点屠宰厂进行改造升级,争取2015年底,全市建起定点大中型屠宰厂9个,并列入商务部门规划管理,剩余21个农村偏远地区小型代宰点列入各区管理,并通过关停并转,逐步淘汰不达标的屠宰点。同时,要建立健全屠宰监管体系,对屠宰点实施远程实时监控,对肉品流通进行指挥调度。

支持取缔方:污染扰民 肉质没保障

在屠宰区外,还停放着几辆运送猪肉的箱式卡车。每天这些卡车内部都会简单地用清水冲洗干净,屠宰出来的新鲜猪肉无任何包装,就被放置在卡车上运送到各个市场。如此简单的检疫、清洗程序,会不会对生鲜猪肉造成污染?

解密:生猪定点屠宰为何干不过生猪私宰。想要吃上放心猪肉,生猪屠宰是重要一环;按道理,正规屠宰厂应该是首选,因为这里的猪肉质量有保障。

“实在想不明白,为何要在海口宰永兴镇、甲子镇的猪,大家吃新鲜的不好吗?”王权摇摇头说,像甲子镇距离市区有70公里远,如果大型屠宰厂统一屠宰配送,将很难以赶上市场早市。

“我们这里都是夫妻分工干活,丈夫去乡镇拉生猪上来屠宰,再送到市场让老婆卖。”陈衍胜说,他们白天到乡镇去收猪,拉回来后次日凌晨四五点开始屠宰,屠宰完后就会有检疫人员来检查,检查没有问题直接盖上两章颁发两证,然后用箱式卡车送到市场去卖,每天可以屠宰生猪约230头。

对肉贩关于机器屠宰的偏见,黄文才颇感无奈:“大家对我们的生产线有误解,实际上生产线屠宰的生猪没有经过预冷处理,都是新鲜的热鲜猪肉。而且我们同样是边宰杀边配送,配送车厢里有温度调节控制,完全不会因存放时间过长造成腐坏的可能性。”

“生产线正式投入使用那天,我们都信心满满,自信可以让市民吃得上安全屠宰的放心肉,可没想到却遭遇这种吃不饱的情况。”罗牛山肉类食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文才说。

在灵山镇的灵山屠宰点内,一栋2层建筑的1楼简易地被分为屠宰区、烧水区、清洗区,早上刮刷的猪毛还堆在垃圾桶里。屠宰户陈衍胜告诉记者,他们所排放的污水都通过管道蓄在地下的水池里,通过沉淀合格后才排放出去。

反对取缔方:成本增加 冷肉不讨喜

很多私人屠宰点常年形成了贩猪客商、屠宰点、肉贩三方稳定的利益关系,这种灵活、稳定的利益关系也让大型正规屠宰厂望尘莫及。“比如我今天上午猪肉卖完了,打个电话下午屠宰点马上再宰杀一头送过来,大型屠宰厂能做得到吗?”肉贩林明质疑。

私人屠宰网点门前排起拉货长队,而正规屠宰厂却直喊“吃不饱”,这就是海口生猪屠宰市场的尴尬现状。

据了解,目前已知有200多种动物的传染病和寄生虫病可感染于人,猪囊虫、绦虫、旋毛虫都严重威胁人类健康。严格的生猪屠宰和检疫制度是人类健康的重要保障。国家对生猪交易、屠宰、检疫,乃至生猪屠宰与分割车间的设计都有着极其严格的规范和规定。

“海南夏天那么炎热,屠宰厂0时就开始宰猪了,这拉出来的猪肉要多放好几个小时才能上市,怎么会新鲜?”猪肉运输商陈钟柳说。

11月26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海口琼州大道的琼山肉联厂定点私宰点,由于屠宰工作一般在凌晨进行,肉联厂内仅有一些运送生猪的卡车来来往往。在肉联厂的围墙后面,几条管道正在向下咕噜咕噜地排放污水,与肉联厂一墙之隔的居民小区遭了秧,小区内有一大片地面上浮起一层绿色泡沫的污水,散出阵阵恶臭。

当记者质疑这样的猪肉检疫到底是否合格时,亚仁拿出了一张动物检疫合格证明,并指着正放置在地上冲洗的猪肉说:“我们的猪肉都是有合格证的,猪肉皮上也盖了两章,怎么会不合格。

“生产放心肉固然重要,但如何将放心肉便捷地送上老百姓餐桌,也是个重大民生问题。”

对此,亚仁既无法解释,也觉得不重要,要求记者到灵山屠宰点了解情况。“我们的猪肉检疫环节都是在屠宰点完成,卫生安全责任也应当由屠宰点负责。”

按生猪屠宰管理要求,生猪送宰前,由兽医卫生检疫人员进行宰前检验,剔出病猪另行处理,健康无病的方能送宰。生猪屠宰时必须由兽医卫生检疫人员按照国家规定的操作要求和判定标准,对屠宰的生猪逐头检验和判定,经过兽医卫生检疫人员对各部位的检验,综合判定后,合格的肉盖上合格标志才允许上市。

支持一方认为,食品安全第一,海口大部分镇级生猪屠宰企业坐落在居民区内,生产设备简陋造成了噪音、污水污染;且动物防疫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的生猪屠宰操作规范和检疫制度难以落实,生产出来的产品有卫生隐患,会影响动物疾病防控和无疫区安全,应当逐步取缔关闭。

“海南夏天那么炎热,屠宰厂0时就开始宰猪了,这拉出来的猪肉要多放好几个小时才能上市,怎么会新鲜?”猪肉运输商陈钟柳说。

“生产线正式投入使用那天,我们都信心满满,自信可以让市民吃得上安全屠宰的放心肉,可没想到却遭遇这种吃不饱的情况。”罗牛山肉类食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文才说。

“由于政府检疫人员有限,下面乡镇的检疫工作确实没法全部落实到位,但是他们从事生猪屠宰多年,与贩运客商、肉贩之间保持长期合作关系,绝对不会冒险去做不合法的代宰生意。只要出现死猪、病猪都会进行无害化处理,绝对不会流入市场。”颜约贵说。

按生猪屠宰管理要求,生猪送宰前,由兽医卫生检疫人员进行宰前检验,剔出病猪另行处理,健康无病的方能送宰。生猪屠宰时必须由兽医卫生检疫人员按照国家规定的操作要求和判定标准,对屠宰的生猪逐头检验和判定,经过兽医卫生检疫人员对各部位的检验,综合判定后,合格的肉盖上合格标志才允许上市。

但随着社会对食品卫生安全意识的普及,也有些肉贩开始选择卫生安全系数更高的正规屠宰厂。和林明并排卖肉的阿成就选择去罗牛山新厂屠宰,“大型屠宰厂更安全,小点的屠宰点基本都是门不让进,里面猪是怎么宰杀出来的我们也不知道,如果肉质出问题我们肯定也不知道。”

而今年年初,因国家政策调整,生猪监管职能将由商务部门移交至农业部门,由于手续繁琐复杂,目前海口市的移交工作并未按照计划中的6月底完成,生猪屠宰网点改造升级工作也因此中途搁置。

私宰点卫生质量难达标 隐患重重

私宰点取缔升级两难

想要吃上放心猪肉,生猪屠宰是重要一环;按道理,正规屠宰厂应该是首选,因为这里的猪肉质量有保障。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据了解,定点屠宰点的合格肉品均有“两证两章”,即动物检疫合格证、肉品品质检验合格证,动物检疫合格印章、肉品品质检验合格印章,为何肉贩们仅能提供一张动物检疫合格证明?

“猪肉有没有问题,我们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了。”海口市琼山食品公司副总经理颜约贵接受采访时说,由于成本条件限制,这些私人屠宰点在环保、卫生、检疫设备上无法达到国家标准,尤其在一些偏远乡镇,一些屠宰点的检疫工作基本上都是靠眼去检查。

病死猪上不上市靠自律

这个数据让人吃惊,为何政府允许证件不齐全的屠宰点长期存在,并且合法经营?

反对取缔方:成本增加 冷肉不讨喜

海口日屠生猪3000头,其中2/3出自私宰点,两家正规屠宰厂生产线却严重“吃不饱”

原因多多 新厂不敌“老关系” 市民习惯吃热鲜肉

“机器宰出来的猪肉肉色不好看就不好卖,我们愿意把猪拉到下面乡镇手工屠宰,这样更新鲜点。”海口海坡市场猪肉商贩林明告诉记者,他每天把生猪送到西秀镇的屠宰点手宰,屠宰和运输成本费用95元,比在市区内屠宰成本要高30多元,可他宁愿选择西秀镇的屠宰点,因为肉质新鲜好卖。

海口罗牛山现代化的生猪屠宰生产线。记者苏建强摄

但市场行情并非如此。海口市生猪日屠宰量近3000头,但其中三分之二的生猪肉来自定点私人屠宰点,其场地、设备、环保设施等均不符合国家相关法律规定;另一方面,全市两家屠宰、卫生、排污三证齐全的正规屠宰厂却严重闲置。

可出人意料的是,这条完全可以满足海口日常屠宰量的自动化生产线,投产半年以来每日屠宰量仅300头左右。生产线每日开工屠宰,但屠宰量上不去,造成了企业人工、水电等成本资源浪费。

“猪肉有没有问题,我们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了。”海口市琼山食品公司副总经理颜约贵接受采访时说,由于成本条件限制,这些私人屠宰点在环保、卫生、检疫设备上无法达到国家标准,尤其在一些偏远乡镇,一些屠宰点的检疫工作基本上都是靠眼去检查。

争执不下

既然一时难以取缔,只能进行升级整改。2012年,海口市政府出台《海口市畜牧屠宰行业“十二五”发展规划》,计划用2年至3年时间对现有的定点屠宰厂进行改造升级,争取2015年底,全市建起定点大中型屠宰厂9个,并列入商务部门规划管理,剩余21个农村偏远地区小型代宰点列入各区管理,并通过关停并转,逐步淘汰不达标的屠宰点。同时,要建立健全屠宰监管体系,对屠宰点实施远程实时监控,对肉品流通进行指挥调度。

市民习惯吃热鲜肉

反对一方则认为,按照目前的条件,海口难以做到全部关闭乡镇屠宰网点。一是生猪统一配送至市区屠宰,将增加乡镇市场的猪肉成本;二是生猪屠宰行业产业链将受冲击,大量行业人员将因此失业;三是海南天气炎热,统一屠宰必须采取冷鲜运输,海南人向来习惯吃热鲜肉,冷鲜肉不符合海南人口味,将会引起百姓反感。

在灵山镇的灵山屠宰点内,一栋2层建筑的1楼简易地被分为屠宰区、烧水区、清洗区,早上刮刷的猪毛还堆在垃圾桶里。屠宰户陈衍胜告诉记者,他们所排放的污水都通过管道蓄在地下的水池里,通过沉淀合格后才排放出去。

据了解,目前已知有200多种动物的传染病和寄生虫病可感染于人,猪囊虫、绦虫、旋毛虫都严重威胁人类健康。严格的生猪屠宰和检疫制度是人类健康的重要保障。国家对生猪交易、屠宰、检疫,乃至生猪屠宰与分割车间的设计都有着极其严格的规范和规定。

“由于政府检疫人员有限,下面乡镇的检疫工作确实没法全部落实到位,但是他们从事生猪屠宰多年,与贩运客商、肉贩之间保持长期合作关系,绝对不会冒险去做不合法的代宰生意。只要出现死猪、病猪都会进行无害化处理,绝对不会流入市场。”颜约贵说。

不仅新厂难以为继,罗牛山的生猪屠宰老厂日屠宰量也仅700头左右,面临亏损。这两家海口正规屠宰厂,都是由海口市政府先后扶持建成的民心工程,但由于受到生猪私宰网点的市场冲击,都面临着生产线“吃不饱”闲置的尴尬现状。

记者走访发现,市场肉贩们对手工屠宰情有独钟,一位肉贩甚至抬起猪肉皮给记者看,告诉记者这头黑猪手工屠宰特意不将毛刮干净,存留的黑猪毛是证明这头黑猪品质的“防伪标识”。

“每个乡镇就一个屠宰点,你关了屠宰点,老百姓们上哪儿买肉?”海口永兴镇食品站站长王权说,政府也曾多次取缔过乡镇的一些不合法的私人屠宰点,但一旦关闭屠宰点,肉贩们立即罢市,受影响的还是老百姓。

对肉贩关于机器屠宰的偏见,黄文才颇感无奈:“大家对我们的生产线有误解,实际上生产线屠宰的生猪没有经过预冷处理,都是新鲜的热鲜猪肉。而且我们同样是边宰杀边配送,配送车厢里有温度调节控制,完全不会因存放时间过长造成腐坏的可能性。”

新厂不敌“老关系”

据悉,海南省屠宰行业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新鲜猪肉配送范围不能超过20公里,必须在屠宰后2小时内送到菜市场,否则肉贩们会嫌弃肉质不新鲜,会罢市。这也是私宰点受欢迎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我们这里都是夫妻分工干活,丈夫去乡镇拉生猪上来屠宰,再送到市场让老婆卖。”陈衍胜说,他们白天到乡镇去收猪,拉回来后次日凌晨四五点开始屠宰,屠宰完后就会有检疫人员来检查,检查没有问题直接盖上两章颁发两证,然后用箱式卡车送到市场去卖,每天可以屠宰生猪约230头。

对肉贩关于机器屠宰的偏见,黄文才颇感无奈:“大家对我们的生产线有误解,实际上生产线屠宰的生猪没有经过预冷处理,都是新鲜的热鲜猪肉。而且我们同样是边宰杀边配送,配送车厢里有温度调节控制,完全不会因存放时间过长造成腐坏的可能性。”

对此,亚仁既无法解释,也觉得不重要,要求记者到灵山屠宰点了解情况。“我们的猪肉检疫环节都是在屠宰点完成,卫生安全责任也应当由屠宰点负责。”

当记者质疑这样的猪肉检疫到底是否合格时,亚仁拿出了一张动物检疫合格证明,并指着正放置在地上冲洗的猪肉说:“我们的猪肉都是有合格证的,猪肉皮上也盖了两章,怎么会不合格。

想要吃上放心猪肉,生猪屠宰是重要一环;按道理,正规屠宰厂应该是首选,因为这里的猪肉质量有保障。但市场行情并非如此。海口市生猪日屠宰量近3000头,但其中三分之二的生猪肉来自定点私人屠宰点,其场地、设备、环保设施等均不符合国家相关法律规定;另一方面,全市两家屠宰、卫生、排污三证齐全的正规屠宰厂却严重闲置。

支持取缔方:污染扰民 肉质没保障

海口生猪屠宰市场尴尬现状的背后,是人们对猪肉品质稳定性的担忧。“菜篮子”从来都是大民生,放心肉是管出来的,生猪屠宰行业如何优胜劣汰,实现规范管理,考验政府有关部门的执政能力和水平。

据了解,定点屠宰点的合格肉品均有“两证两章”,即动物检疫合格证、肉品品质检验合格证,动物检疫合格印章、肉品品质检验合格印章,为何肉贩们仅能提供一张动物检疫合格证明?

海口罗牛山现代化的生猪屠宰生产线。生猪定点私宰点大多环境脏乱差,隐患重重。想要吃上放心猪肉,生猪屠宰是重要一环;按道理,正规屠宰厂应该…

记者从海口市商务局了解到,目前海口全市有32个生猪屠宰厂,其中21家有《生猪屠宰证》,2家有《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1家有《排污许可证》。

11月26日中午1点多,海口海甸三路农贸市场,早上的喧嚣热闹已消散,肉贩亚仁的猪肉摊上已销售一空,她正在等着猪肉运送贩把刚屠宰的生猪鲜肉运送过来。

今年3月31日,罗牛山公司新引进的丹麦皇冠公司sfk全自动屠宰加工生产流水线正式投产,生产线每小时可屠宰650头生猪,设计能力年屠宰240万头。这条全自动化配置生产线实现了生猪从屠宰到进入市场全程“不落地”,提高了屠宰精准度,同时可同步检疫与进行系统追溯,确保了食品安全。

据了解,定点屠宰点的合格肉品均有“两证两章”,即动物检疫合格证、肉品品质检验合格证,动物检疫合格印章、肉品品质检验合格印章,为何肉贩们仅能提供一张动物检疫合格证明?

很多私人屠宰点常年形成了贩猪客商、屠宰点、肉贩三方稳定的利益关系,这种灵活、稳定的利益关系也让大型正规屠宰厂望尘莫及。“比如我今天上午猪肉卖完了,打个电话下午屠宰点马上再宰杀

不到10分钟,一辆敞开式车厢的卡车开到了市场门口,专门给市场搬运货物的小林和肉贩阿明两人拖着货物拉车到门口,打开车厢开始搬运刚屠宰送过来的鲜猪肉。新鲜的猪肉就直接放在刚刚拉过大米的拉车上运送给各个卖肉摊主。

私人屠宰网点门前排起拉货长队,而正规屠宰厂却直喊“吃不饱”,这就是海口生猪屠宰市场的尴尬现状。

2/3猪肉来自私宰点 快捷方便随时要货随时杀

记者走访发现,
市场肉贩们对手工屠宰情有独钟,一位肉贩甚至抬起猪肉皮给记者看,告诉记者这头黑猪手工屠宰特意不将毛刮干净,存留的黑猪毛是证明这头黑猪品质的“防伪标识”。

对此,亚仁既无法解释,也觉得不重要,要求记者到灵山屠宰点了解情况。“我们的猪肉检疫环节都是在屠宰点完成,卫生安全责任也应当由屠宰点负责。”

“我们的生猪都是拉到灵山屠宰点宰的,很方便,卖完了打个电话给屠宰点让他们宰,立马就能送过来。”阿明说,以前他们的生猪都是在附近村庄拦海村里屠宰,后来拦海村的私人屠宰点被政府取缔后,就送到灵山私人屠宰点屠宰。

快捷方便 随时要货随时杀猪 两小时内配送到位

私宰点卫生质量难达标

正规屠宰厂严重“吃不饱” 原因多多

记者从海口市商务局了解到,目前海口全市有32个生猪屠宰厂,其中21家有《生猪屠宰证》,2家有《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1家有《排污许可证》。

“每个乡镇就一个屠宰点,你关了屠宰点,老百姓们上哪儿买肉?”海口永兴镇食品站站长王权说,政府也曾多次取缔过乡镇的一些不合法的私人屠宰点,但一旦关闭屠宰点,肉贩们立即罢市,受影响的还是老百姓。

新鲜猪肉“裸体”运送

按照海口市畜牧屠宰行业“十二五”规划,为提升全市生猪产品溯源建设,政府采取扶持龙头企业建设民生工程措施,扶持罗牛山股份有限公司建设罗牛山农产品加工产业园项目。该项目是集屠宰、深加工、储备、配送为一体的屠宰生产项目,建成后年屠宰加工生猪240万头,完全可满足海口市民安全食用“放心肉”的需求。

以琼山食品公司为例,该公司建于上世纪计划经济时期,旗下24个食品站大部分在乡镇,主要供应乡镇市场。乡镇路途遥远,要从市区及时配送新鲜猪肉,在天气炎热的海南很难做得到,如果政府短时间内大量取缔或关闭屠宰点,将严重影响百姓日常生活。

“由于政府检疫人员有限,下面乡镇的检疫工作确实没法全部落实到位,但是他们从事生猪屠宰多年,与贩运客商、肉贩之间保持长期合作关系,绝对不会冒险去做不合法的代宰生意。只要出现死猪、病猪都会进行无害化处理,绝对不会流入市场。”颜约贵说。

私宰点卫生质量难达标

两头受阻 取缔,附近百姓没肉吃 升级,权责不清遭搁置

“这其中有许多苦衷,简单地说这是现实条件与法制建设步伐不统一的结果。”海口市商务局商务执法支队队长周乔告诉记者,按照国家相关法规,一个合格的屠宰点需要在场所规划、污染处理设备、人员健康证明、病害生猪及生猪产品无害化等等多个生产条件达标后方可发放相关许可证件。但由于条件限制,目前海口大部分生猪屠宰点都达不到国家规定标准。

快捷方便 随时要货随时杀猪 两小时内配送到位

在灵山镇的灵山屠宰点内,一栋2层建筑的1楼简易地被分为屠宰区、烧水区、清洗区,早上刮刷的猪毛还堆在垃圾桶里。屠宰户陈衍胜告诉记者,他们所排放的污水都通过管道蓄在地下的水池里,通过沉淀合格后才排放出去。

而记者了解到,目前海口生猪屠宰升级改造工作进展缓慢,目前虽然大部分私宰网点都进行了场地分区域升级,但受条件限制,还是无法达到现有的省级、国家级的环保卫生标准。

私人屠宰网点门前排起拉货长队,而正规屠宰厂却直喊“吃不饱”,这就是海口生猪屠宰市场的尴尬现状。

隐患重重 新鲜猪肉“裸体”运送 病死猪上不上市靠自律

“生产放心肉固然重要,但如何将放心肉便捷地送上老百姓餐桌,也是个重大民生问题。”

“这其中有许多苦衷,简单地说这是现实条件与法制建设步伐不统一的结果。”海口市商务局商务执法支队队长周乔告诉记者,按照国家相关法规,一个合格的屠宰点需要在场所规划、污染处理设备、人员健康证明、病害生猪及生猪产品无害化等等多个生产条件达标后方可发放相关许可证件。但由于条件限制,目前海口大部分生猪屠宰点都达不到国家规定标准。

不仅新厂难以为继,罗牛山的生猪屠宰老厂日屠宰量也仅700头左右,面临亏损。这两家海口正规屠宰厂,都是由海口市政府先后扶持建成的民心工程,但由于受到生猪私宰网点的市场冲击,都面临着生产线“吃不饱”闲置的尴尬现状。

该消息透露出来后,在全市生猪屠宰行业引起强烈反响,各利益方各执一词,争执不下。

生猪定点私宰点大多环境脏乱差,隐患重重。

今年,海口市政府分别在6月24日、7月31日召开了生猪屠宰行业监管专题会议,对生猪屠宰监管职能移交至农业部门后,全市屠宰行业资源整合提出了工作思路。目前,海口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制定全市生猪屠宰资源整合方案,计划在2015年底前全面关停不合格的生猪屠宰厂,在全市定点2家大中型生猪屠宰厂,集中资源建立屠宰肉品统一配送体系,将关闭的各镇屠宰网点改建为生猪中转站,集中存放代宰生猪。通过对生猪收集中转站、生猪统一运输、集中定点屠宰、白条肉集中配送、配送终端门店和GPS定位视频监控等六大环节建设,加强生猪屠宰工作监管。

“放心肉关系到千家万户,不合格屠宰厂生产的私宰肉不但对人体健康构成潜在威胁,同时还造成环境污染。”一位业内人士认为,国家有关部门曾专门下发通知,要求对屠宰加工企业扶优扶强、优胜劣汰,坚决关闭污染环境、浪费资源、不符合要求的屠宰厂,海口取缔不合格屠宰网点势在必行。但该业内人士也同时认为,将全市生猪屠宰全部统一定点到两家屠宰厂恐怕过于理想化,政策“一刀切”将会引起成本上涨、产业链条受冲击等多重负面影响。“政府可否考虑集中选择几个乡镇建小型屠宰厂,以此覆盖周边地区。”

在屠宰区外,还停放着几辆运送猪肉的箱式卡车。每天这些卡车内部都会简单地用清水冲洗干净,屠宰出来的新鲜猪肉无任何包装,就被放置在卡车上运送到各个市场。如此简单的检疫、清洗程序,会不会对生鲜猪肉造成污染?

支持一方认为,食品安全第一,海口大部分镇级生猪屠宰企业坐落在居民区内,生产设备简陋造成了噪音、污水污染;且动物防疫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的生猪屠宰操作规范和检疫制度难以落实,生产出来的产品有卫生隐患,会影响动物疾病防控和无疫区安全,应当逐步取缔关闭。

据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屠宰行业业内人士介绍,海口市全市每日生猪屠宰量近3000头,其中近三分之二的猪肉来自于像灵山屠宰点这样的小型私人屠宰点,这种私人屠宰点在全市有20多家。尽管这些私人屠宰点部分能提供猪肉“两证两章”,但因其环境简陋、大多为手工屠宰,检疫设备不齐全,屠宰出来的生猪肉有安全卫生隐患。

为何肉贩宁愿选择有卫生隐患的私人屠宰点,而不愿去正规屠宰厂?长期以来,海南居民习惯于吃那种凌晨宰杀、清晨上市的热鲜肉,认为这种鲜肉最好。肉贩们认为,大型自动化机器宰杀的猪肉存放时间太长,并进行了预冷处理,导致猪肉成色泛白,容易腐坏。

但市场行情并非如此。海口市生猪日屠宰量近3000头,但其中三分之二的生猪肉来自定点私人屠宰点,其场地、设备、环保设施等均不符合国家相关法律规定;另一方面,全市两家屠宰、卫生、排污三证齐全的正规屠宰厂却严重闲置。

图片 2

这位行业内人士提供的说法是否可信?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调查。11月26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海口琼州大道的琼山肉联厂定点私宰点,由于屠宰工作一般在凌晨进行,肉联厂内仅有一些运送生猪的卡车来来往往。

今年,海口市政府分别在6月24日、7月31日召开了生猪屠宰行业监管专题会议,对生猪屠宰监管职能移交至农业部门后,全市屠宰行业资源整合提出了工作思路。目前,海口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制定全市生猪屠宰资源整合方案,计划在2015年底前全面关停不合格的生猪屠宰厂,在全市定点2家大中型生猪屠宰厂,集中资源建立屠宰肉品统一配送体系,将关闭的各镇屠宰网点改建为生猪中转站,集中存放代宰生猪。通过对生猪收集中转站、生猪统一运输、集中定点屠宰、白条肉集中配送、配送终端门店和gps定位视频监控等六大环节建设,加强生猪屠宰工作监管。

不到10分钟,一辆敞开式车厢的卡车开到了市场门口,专门给市场搬运货物的小林和肉贩阿明两人拖着货物拉车到门口,打开车厢开始搬运刚屠宰送过来的鲜猪肉。新鲜的猪肉就直接放在刚刚拉过大米的拉车上运送给各个卖肉摊主。

“我们的生猪都是拉到灵山屠宰点宰的,很方便,卖完了打个电话给屠宰点让他们宰,立马就能送过来。”阿明说,以前他们的生猪都是在附近村庄拦海村里屠宰,后来拦海村的私人屠宰点被政府取缔后,就送到灵山私人屠宰点屠宰。

这个数据让人吃惊,为何政府允许证件不齐全的屠宰点长期存在,并且合法经营?

11月26日中午1点多,海口海甸三路农贸市场,早上的喧嚣热闹已消散,肉贩亚仁的猪肉摊上已销售一空,她正在等着猪肉运送贩把刚屠宰的生猪鲜肉运送过来。

据了解,目前已知有200多种动物的传染病和寄生虫病可感染于人,猪囊虫、绦虫、旋毛虫都严重威胁人类健康。严格的生猪屠宰和检疫制度是人类健康的重要保障。国家对生猪交易、屠宰、检疫,乃至生猪屠宰与分割车间的设计都有着极其严格的规范和规定。

图片 3

在屠宰区外,还停放着几辆运送猪肉的箱式卡车。每天这些卡车内部都会简单地用清水冲洗干净,屠宰出来的新鲜猪肉无任何包装,就被放置在卡车上运送到各个市场。如此简单的检疫、清洗程序,会不会对生鲜猪肉造成污染?

“我们这里都是夫妻分工干活,丈夫去乡镇拉生猪上来屠宰,再送到市场让老婆卖。”陈衍胜说,他们白天到乡镇去收猪,拉回来后次日凌晨四五点开始屠宰,屠宰完后就会有检疫人员来检查,检查没有问题直接盖上两章颁发两证,然后用箱式卡车送到市场去卖,每天可以屠宰生猪约230头。

颜约贵也承认,由于历史原因,公司的屠宰点多已承包给私人管理,屠宰点自负盈亏,成本过小,在卫生、环保等条件上难以达标,确实存在卫生、环保、安全隐患,而随着城市发展扩大,屠宰点噪音、恶臭扰民也频繁被居民投诉。

2/3猪肉来自私宰点

正规屠宰厂严重“吃不饱”

“实在想不明白,为何要在海口宰永兴镇、甲子镇的猪,大家吃新鲜的不好吗?”王权摇摇头说,像甲子镇距离市区有70公里远,如果大型屠宰厂统一屠宰配送,将很难以赶上市场早市。

隐患重重 新鲜猪肉“裸体”运送 病死猪上不上市靠自律

“机器宰出来的猪肉肉色不好看就不好卖,我们愿意把猪拉到下面乡镇手工屠宰,这样更新鲜点。”海口海坡市场猪肉商贩林明告诉记者,他每天把生猪送到西秀镇的屠宰点手宰,屠宰和运输成本费用95元,比在市区内屠宰成本要高30多元,可他宁愿选择西秀镇的屠宰点,因为肉质新鲜好卖。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